關于貧困問題的測量 - 下載本文

關于貧困問題的測量

摘要:貧困問題是一個世界性難題,國內外對于貧困問題的討論也比較熱烈,那么如何測量貧困也變得非常重要,本文闡述了貧困測量的方法,由于篇幅有限,本人僅論述了測量貧困方法的其一:市場菜籃法。

關鍵詞:概念,由來和發展,優點,爭議 市場菜籃法的概念:

市場菜籃法又稱“標準預算法”,它可以算是最古老、最傳統的確定貧困線的辦法,并且以它的“絕對主義”而著名。市場菜籃法首先要求確定一張生活必需品的清單,內容包括維持為社會所公認的最起碼的生活水準的必需品的種類和數量,然后根據市場價格來計算擁有這些生活必需品需要多少現金,以此確定的現金金額就是貧困線,亦即最低生活保障線。 由來和發展:

“標準預算法通常建立在(每周)采購一籃子商品的概念的基礎上。這個主意是朗特里在對約克郡貧困問題的研究中創造出來的。”“先算出維持基本生理功能所需要的營養量,然后將這些營養量轉換為食物及數量,再根據其市價算出相等的金額”,即為貧困線。英國朗特里在約克郡的貧困問題研究開始于1901年,所以這只“菜籃子”的產生與發展與本世紀的歷史進程是同步的。

當然,以現在的眼光看,這恐怕是一個簡樸得有點嚴酷的生活標準。將“菜籃子”的內容定得如此匱乏實在沒有必要。阿爾柯克在他的書中引用了菲濟等人發表在1977年的一篇關于界定和度量貧困的評論:“顯而易見,存在著一種所有的絕對貧困定義都在致力于提高最低標準以求生活水平的改善。”朗特里在最初的菜籃子中就將“非生活必需品”茶也包括在內,盡管它并沒有多大的營養價值;后來在1936年的一次調查中,他還將收音機、報紙以及給孩子的禮品和節日禮品也包括進去。這實際上承認,絕對貧困標準并不等于“避免餓死”,同時,它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動。

正象世界銀行的《1990年世界發展報告》中指出的那樣:“以消費為基礎的貧困線可以設想包含兩個主要部分:購買最低標準的營養品和其他必需品的必要支出,以及各國間的不盡相同的反映參與社會日常生活的費用的另一部分支出。第一部分是比較明確的。有關最低標準的、適合需要的卡路里攝入量以及其他生活必需品的支出,只要看構成窮人食譜的食品價格,就能確定其費用。第二部分則帶有較大的主觀性。在有些國家,室內自來水管是?奢侈品`,而在另一些國家則是:?必需品?”。

實際上,市場菜籃法發展到今天,已經遠非朗特里時代的“吝嗇鬼”的形象了。在現代社會中,除了考慮營養的攝取,除了考慮食物、住房和衣著之外,醫療保健、兒童保育、交通通訊、社區參與、教育機會、文化娛樂、個人嗜好等等消費都會被考慮在內。

譬如日本計算貧困標準時所用的列舉最低生活費用的方式就考慮到,“必須重新計量家庭支出(家具、水電、瓦斯與房租等),以及特別加給(如傷病、妊娠、殘障、老年、公害、教育、子女等)。 優點:

本世紀60年代,發達國家進入了一個經濟高速發展的時期,生活水準的普遍提高使相對貧困的得到青睞,以絕對主義而聞名的市場菜籃法不斷受到質疑。然而,盡管如此,它“仍不失為較可行的貧困測量方法”它的優點還是顯而易見的:

(一).直觀明了,通俗易懂,便于公眾參與市場菜籃法直觀明了,通俗易懂,而且可以羅列得很詳盡細致。因而也便于公眾參與意見。

香港的民間組織──香港社區協會提出的“單身人士公共援助基本金額建議”是用市場菜籃法計算公共援助標準的典型,它羅列的各項生活必需品基本上可以算是應有盡有了,觀之我們可以體會到市場菜籃法的這個優點。

(二).保證受援者的最起碼的需要因為在現代社會里,無論是在專家學者那里,或者是在公眾之中,也不管會有多大的爭論,在最起碼的生活必需品方面還是比較容易達成一致意見的,譬如在吃、穿、住、行等方面的最低需求,都比較容易認定。英國的約瑟和薩姆遜指出:“絕對的貧困標準意味著它是通過了解窮人的需要來確定的,……如果一個家庭已經揭不開鍋,那么它就是貧困的。”

(三).可用以比較市場菜籃法可以為我們提供一個有關家庭消費的一般數學模型,并且可以用于各類比較。

瓦茨(Watts)指出:標準預算法至少還有下列四種用途: 1.提供一個既定家庭形態的生活水準常模; 2.可被用來比較不同家庭形態的生活水準; 3.可被用來比較不同時間的生活水準;

4.可被用來比較不同區域的生活水準。 爭議:

在市場菜籃法的發展歷程中,也存在著許多爭議。最主要的有3點:

(一).由專家來決定往菜籃子里裝什么是不妥的關于市場菜籃法爭議最多的是圍繞著究竟誰來決定哪些是和哪些不是“生活必需品”展開的。一般認為,由專家來確定“菜籃子”的內容的傳統方法包含了隨意地強加于人的因素,因為由那些很可能缺乏下層社會生活體驗的人作出的判斷,常常令人絕望地脫離實際。當與現實中人們的消費相對照時,就象朗特里的助手們后來發現的那樣,在實踐時寸步難行。如果“菜籃子”的內容由全社會來決定的話,事情可能會變得更合理些。

美國的瓦茨委員會的辦法是,不以專家的有前提的判斷為基礎,而是以根據現實的消費模式得出的統計數據來制定不同的消費標準。他們制定出一種處于中間水平的“普通家庭標準”,另外還有低于前者50%的“社會最低標準”和高于前者50%的“社會富裕標準”。

馬克和蘭斯利嘗試通過獲得對貧困界定的“社會共識”來確定“菜籃子”的內容。于是選擇了35個與個人消費相關的項目讓被調查者回答:哪些項目是所有的成年人缺一不可都應該得到的?哪些項目是有需求但不是不可或缺的?結果,有14個項目被認為是必要的,馬克和蘭斯利據此而認定在14項指標中缺少任何3項及以上(馬克和蘭斯利稱之為“遺缺指標”)即為貧困。

然而,雖然這種尋求社會共識的方法有其不足之處,但正如馬克和蘭斯利指出的:“立足于對生活必需品的構成的普遍的社會共識,將為我們提供一種視社會為一個整體的參考意見。”他們的這個觀點是值得重視的。沃爾克則進一步指出:綜合的標準預算法和社會共識法是可以共存的。也就是布拉德肖等人主張的“標準預算法民主化”。也就是通過公眾討論來確定一套預算指標,以取代傳統的單純由專家來作出判斷的預算指標。

(二).標準容易偏低因為最后選擇納入“菜籃子”的總是最容易取得一致的項目,而有爭議的項目往往會被擱置起來,所以,用市場菜籃法制定貧困線標準容易偏低。

這個毛病從最初的朗特里時代就存在,英國碼頭工人工會領袖貝文在一次對碼頭工人最低收入標準的調查會上,根據用市場菜籃法確定的標準,出外買了一些指定的食品:熏肉、魚和面包,把它們送給在場的專家們,并問他們這是否足以滿足一個不得不成天扛沉重的糧食袋子的工人的需要。

對于用于市場菜籃法測定的貧困標準往往偏低的問題,原因是多方面的,如果有針對性地采取補救措施可以改善市場菜籃法這方面的不足。雷恩(Rein)建議,將年齡、性別等因素納入決定“菜籃子”內容的測量,以及以實際的市場價格來衡量預算需求,可以基本上解決標準偏低的問題。

(三).限制受助者的生活方式市場菜籃法這種嚴格的清單式的計算,限制了受助者的生活方式,使他們的自由選擇極少,從人權的角度看,這是不公平的。

參考文獻: 朱勇:《美國關于貧困線的界定》,《社會工作研究》,1995年第6期。 劉建平:《貧困程度測量方法與實證分析》,《暨南學報(哲學社會科學)》,2003年3月,第25卷第2期。 祝梅娟:《貧困線測量方法的最優選擇》,《經濟問題探索》,2003年第6期 劉建平:《貧困線測定方法研究》,《山西財經大學學報》,2003年8月,第25卷第4期。 (1976).Poverty:an ordinal approach to measurement.Econometrica44(2),219~231。

Buhong Zheng.statistical inference for poverty measures with relative poverty lines.Journal of Econometrics 101(2001) 337~356。





湖北30选5玩法兑奖 股票指数期货的特点 决定股票涨跌的因素 最常见的麻将玩法 股票涨跌百分比怎么算 多乐彩11选五一定牛 青海省十一选五开奖 重庆快乐十分彩票店的号码 江西十一选五专家预测 天津快乐10分中奖金额表格 上海十一选五任二遗漏 体彩广东11选五玩法 四川快乐12中奖奖金 交通银行理财产品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组选100期 快乐十分怎么玩才不输